营销计划书范文:叙利亚的核反应堆

  2007年的任务看起来也是不可能完成的:摧毁朝鲜人为叙利亚建造的,并未挑起战争的核反应堆。亚德林没有跟我谈论那些被非以色列的媒体认为是以色列操作的技术细节,但是很多关于“果园行动”(Operation Orchard)信息都被国外记者和专家们披露报道。
 
  这一次的挑战不在于技术层面而在于观念层面。飞机和炸弹并不是最困难的,困难的是获得准确的信息并且及时做出正确的决定。2006年,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Institute for Intelligence and Special Operations,摩萨德)的局长迈尔·达甘(Meir Dagan)认为,在叙利亚进行情报资源的投入是没有意义的,这将是无用功,因为叙利亚不可能以任何形式威胁到以色列。阿莫斯·亚德林不敢苟同。他记得三年前,以色列就未能侦查到利比亚的核工程;于是他要求他的助理们扫描所有可以得到的材料,看看有没有潜藏的惊喜。2006年夏末,其中一名助理发现,在位于代尔祖尔的一座大型建筑里可能潜藏着朝鲜人民的钚反应堆。到秋天的时候,已有一些证据支持这个看似疯狂的假设。根据一些并非出自以色列的消息,亚德林向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Ehud Olmert)以及一名被解雇的美国情报官员诉说了他的忧虑。这两人都受到达甘的影响,达甘坚持叙利亚不存在核反应堆。然而,2007年3月,一则情报完全颠覆了达甘的认识。根据一些非以色列的材料,这位摩萨德的局长现在要求在核反应堆激活之前,在叙利亚认识到他们的大秘密被发觉之前,立即采取行动。在2007年春末这段时期,亚德林成为这项行动的负责人。非以色列的消息宣称,正是亚德林建议总理和参谋长计划一个低调的行动,以免令叙利亚的独裁者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感到尴尬,以免他发动一场全面的报复性战争。从某种意义上说,以色列人还为阿萨德提供了掩护,他们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非以色列的消息还宣称,亚德林的军事情报同样证明,还有足够的时间计划一次合理的、高度冒险的空袭,最佳时机就在几个月之内,当核反应堆进入关键阶段的时候。现在看来,亚德林的确是正确的,果园行动的精确定时定性达成了两项基本目标——清除核心,没有战争。
 
  根据美国记者和分析人士戴维·马科夫斯基(David Makovsky)的说法,2007年9月5日午夜刚过,四架F–16轰炸机腾空,飞向叙利亚的核反应堆。飞机从伊兹拉山谷空军基地起飞,26年前,轰炸伊拉克核反应堆的飞机同样从这里升空。在2012年《纽约客》(The New Yorker)发表的一篇长文中,马科夫斯基描述道,四架F–16飞机由四架F–15飞机护航,从沙漠里的空军基地起飞——这个基地距离亚德林孩提时代的基布兹不远,后来他在这里担任指挥官。八架以色列飞机,配备有先进的电子对抗设备,沿着地中海沿岸、沿着土耳其和叙利亚的边界飞来。午夜过后,他们向生产钚的工厂投放了17吨的炸弹,将之夷为平地。
 
  在接下来的72小时里,气氛十分紧张:叙利亚会回以一个毁灭性的导弹袭击、让特拉维夫陷入一片火海吗?会爆发一场威胁到几千条生命的战争吗?就像亚德林所预料到的那样,一个被打垮的叙利亚没有任何回应。以色列的力量、威慑和秘密行动能力,令叙利亚在被击溃的沉默中低下了头颅。这是贝京学说的第二次贯彻,也是引人注目的又一次成功。当全世界都无法阻止一个阿拉伯的独裁政权走向核化,当美国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之际,以色列抓住了主动权,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谨慎地盘旋在目标之上,以色列再一次地解除了第二次大屠杀的威胁。
 
  然而,对伊朗的任务要远比1981年或2007年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复杂得多,也困难得多。伊朗人要远比伊拉克人和叙利亚人更富有经验,也更加狡猾。他们的战略目标不是快速地建造一枚核弹,而是安全地建造出一枚核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工程有那么多迹象可循:他们在布什尔建造了一个核反应堆,在阿拉克建造了一个核反应堆,在帕尔钦建起一个军事基地,在纳坦兹兴建铀浓缩设施,在福尔道兴建了一个地下燃料库。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尝试在国际合法性的庇护下进行大部分的工作。他们小心地不被当场抓获,不留下确凿的证据。他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避免挑衅到西方,以免激怒西方,刺激他们采取措施。就在亚德林于2006年1月被任命领导以色列情报机构时,伊朗开始在纳坦兹提炼浓缩铀。他们先获得了几台离心机,然后是几十台、几百台。在2007年初,他们还只有1 000台离心机。到2013年,他们拥有的离心机超过了15 000台,其中有一些是非常尖端的产品。因此,伊朗的浓缩铀产量从2008年初的区区50公斤增长到2013年中旬的7 000公斤。尽管国际社会(虚弱地)提出了抗议,并实施了(有限的)强制制裁,但伊朗人耐心而顽强地向他们的目标进军。在以色列国防军13层的宽敞的办公室里,亚德林将军所监控到的情况就是,伊朗人愚弄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愚弄了联合国,愚弄了西方列强,越来越接近他们觊觎的原子弹。
 
  以色列回应伊朗的时候已经晚了。2002年,阿里埃勒·沙龙总理要求迈尔·达甘化解伊朗的核威胁。根据非以色列的消息,摩萨德收到了大笔的资金,并执行了一系列的惊险行动,包括了网络攻击和对核能专家的暗杀,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战略成果。然而,达甘的正常的自信心态变成了傲慢。在2005年,他向他的同事和上级承诺,伊朗不可能旋转起哪怕一台离心机。两年后,当超过1 000台的离心机在纳坦兹旋转起来时,以色列国防军最高统帅部(IDF High Command)开始担忧达甘的方式将把以色列引向一个死胡同。当外交交涉和制裁措施尚未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除了考虑军事行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根据非以色列的消息,情报机构头目亚德林、空军指挥官埃利泽·沙基德(Eliezer Shkedi)、副总参谋长丹·哈雷尔(Dan Harel),都坚持以色列必须准备一个可靠的、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尽管一些高级将领提出了反对意见,但参谋长加比·阿什克纳齐(Gabi Ashkenazi)仍然命令空军去规划一个行动计划。情报开始被收集分析,飞行员开始接受训练,就像1981年和2007年那样。以色列国防军准备着要把贝京学说第三次付诸实施。

上一篇:广水网:伊朗与核威胁
下一篇:百度优化大师:伊朗与以色列的对抗

七天网络温馨提醒:营销计划书范文的这篇相关文章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错误的情况!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网络的SEO小编强,营销计划书范文这篇文章仅供参考,欢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评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您在留言区留言,还望给位不吝指正,谢谢!

营销计划书范文推荐阅读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营销计划书范文”的信息,欢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详细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