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站长:伊朗给以色列造成的困境

  2013年的上半年意义非凡。尽管现在以色列人充分意识到伊朗造成的困境及其意义,但他们选择了忽略。在以色列2013年的竞选中,伊朗议题的谈及次数还不如三个月前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中被谈及得多。当以色列的新政府在2013年春组建时,伊朗还不是一个突出的议题。如今,几乎所有的老牌政客——巴拉克、达甘、阿什克纳齐、迪斯金和亚德林以及一些参与到伊朗议题讨论中的著名行政部长们——都已经离开了,但有一名真正关注这个问题的政客仍然留了下来: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在与这位连任的总理及他的新任国防部长摩西·亚龙(Moshe Yaalon)以及新任参谋长本尼·甘茨(Benny Gantz)的会谈中,我非常明确地看到伊朗问题已经被排上了重要的议事日程。在给予奥巴马一个机会、给予制裁一个机会、给予外交一个机会之后,他们确实感觉手中的论据是前所未有的强悍。而现在,以色列占领了道德的制高点。他们也同样感觉到地缘战略的变化——叙利亚的彻底垮台、真主党的软弱、逊尼派(Sunnis)和什叶派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这一切宣告鸽派所称的危言耸听成了过去时。如果以色列发动袭击,收到的反击将不会是灾难性的,中东不会被区域战争的战火所吞噬。所以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是一个美国问题。奥巴马领导下的美国有这个决心吗?经历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美国会阻止伊朗或者允许以色列阻止伊朗吗?不像以色列的普通公众,以色列的决策者们充分地意识到,2013~2014年最重要的事件或者最期待的事件就是伊朗事件。
 
  在与阿莫斯·亚德林告别后,我看向外面古老的基色的坟冢,在这里有着二十多个文明遗迹,我看向特拉维夫的地平线。特拉维夫自由开明以及富有创造力的文化就像纽约文化一样:它只能在西方战略优势的保护伞下生存。然而,特拉维夫比纽约更为暴露,它能倚靠的不只是迪莫纳,还有迪莫纳的补充——贝京学说。从某种程度上说,在1981年和2007年,特拉维夫有能力实践贝京学说,保障它的未来。但随着时间流逝,这种能力也受到了削弱。当世界改变了,迪莫纳的垄断也褪色了。到2020年、2030年,特拉维夫还能维持它个人主义及享乐主义的生活吗?最先进的轰炸机,低低地飞过基色古老的坟茔。

上一篇:网络营销高手:伊朗人与宗教
下一篇:关键词词库:在海边

七天网络温馨提醒:360站长的这篇相关文章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错误的情况!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网络的SEO小编强,360站长这篇文章仅供参考,欢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评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您在留言区留言,还望给位不吝指正,谢谢!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360站长”的信息,欢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详细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