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地图:威利–尼基电报

  作为沙皇的表亲,德皇的一封简单的电报竟然就让全军总动员的命令推迟了将近24小时,这确实令人震惊。1917年2月的革命后,有人发现了沙皇的私人信件,其中就包含当时沙皇与德皇的书信,书信的署名均为“威利”和“尼基”。这两位皇帝曾一直在用英语互通书信,并且一度极其亲密。这一发现曾引起极大轰动。1917年9月,曾经在革命活动期间进行报道的记者赫尔曼·伯恩斯坦(Hermann Bernstein),将其报道内容发表在《纽约先驱报》(New York Herald)上;4个月之后,这些内容被重新收录成书(西奥多·罗斯福为该书作序)。
 
  这些被后世习惯性地称为“威利–尼基电报”的书信内容,曾一度对学者们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部分原因是因为从这些只言片语中,人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战前的欧洲两个皇帝之间的对话;另一部分原因是,从这些信件中也能深刻体会到,当时的世界命运仍然掌控在几个极权国家的手中。实际上,这两种原因都是误解,至少从1914年的那些著名电报来看是这样的。那些在“七月危机”期间交换的内容既不是密码(因为这些内容早已被广为人知)也不是隐私,它们实际上是以私人信件式的措辞所写成的外交电文。所有相关内容都是经过外交部的相关人员仔细审查之后才被发出的。这表现出的是,在“一战”爆发前,君主之间直接书信往来的形式依旧在欧洲的政治体制中占有一席之地,虽然君主制早已徒有虚名。它们的存在反映出欧洲政治体制中君主立宪的结构,而绝非君主制本身对政策的影响力。7月29日德皇发给沙皇的那封电报则是个例外:它是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出现的,在那个时刻,沙皇掌握着最终的决定权,而这并非因为他是政策决定中的关键人物,而是因为他的许可(和签字)是下达全军总动员令的一个必要步骤。这表现出的不是权力的问题,而是君主专制制度遗留的问题。当时沙皇本来就觉得很难对总动员做出首肯(考虑到其中的危险性,这是值得理解的),而“威利”的电报则正好让他“借刀杀人”。但这效果只持续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毕竟德国和俄国的政策还是对立的。7月30日早上,当沙皇收到威廉二世发来的电报,文中重申了普塔莱斯大使前一天的警告时,尼古拉斯二世放弃了和自己的表亲之间商议和平事宜的想法,转而选择了全军总动员。
 
  关于俄国军事动员,还有一点:在萨佐诺夫于7月30日下午面见沙皇时,他发现沙皇对于奥匈帝国军事动员对俄国所表现出的威胁非常担忧。“它(德国)不想承认奥匈帝国在我们之前就已经出兵了。现在它又要求我们停止军事动员,而绝口不提奥匈帝国方面的事。现在,如果我接受了德国的建议,那就相当于我们将赤手空拳对抗奥匈帝国的枪炮。”而我们知道,虽然来自俄国的威胁日益严峻,奥匈帝国的备战行动到目前为止仍然完全聚焦在针对塞尔维亚的战斗上。沙皇的焦虑并非是他个人的问题,倒更能从中体现出当时俄国对别国军事威胁性分析的普遍警觉。俄国的军事情报部门一直以来都对奥匈帝国的军事实力有所高估,更重要的是,奥匈帝国曾在1912~1913年的巴尔干危机中不宣而战,突然加强加利西亚地区的兵力,这也给俄国留下了前车之鉴。而矛盾的是,由于现在俄国详尽掌握了奥匈帝国的军事部署计划,俄方的戒备心更强了。这并非是一个新问题:早在1910年,新出任国防部部长的苏霍姆利诺夫就曾夸口说,他见证了奥匈帝国军队的严整军容和其海军舰队的“征服马其顿”计划。他声称这些都表现出奥匈帝国在巴尔干地区的扩展对俄国所带来的巨大威胁,使所有的外交保证都变成了一纸空话。而这些奥匈帝国的陈旧设想实际上根本没有被付诸行动,其实只是当时苏霍姆利诺夫要求政府进一步提高军费预算的借口罢了。对于此类政策的过度解读,直到1914年都对俄国的安全政策制定产生了负面影响。正是因为对于奥匈帝国的军事动员计划太了如指掌了,俄国一方面将奥匈帝国目前的局部动员视为其将来整体动员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则将一些奥匈帝国计划的内容都视为已经存在的潜在威胁。
 
  例如,1913年,俄国情报部门得知,奥匈帝国已经部署了7个兵团执行对塞尔维亚的作战任务。但在1914年7月,俄国舍别科大使和武官温内肯(Vineken)的报告(准确度尚存怀疑)指出,兵团数目可能达到8个或者9个。以这些情报作为参考,俄国情报部门认为康拉德可能已经从他的针对塞尔维亚的B计划转为针对俄国的R计划,换句话说,已经开始“秘密布署全军或接近全军的总动员”。现在回顾起来,我们知道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的军力水平评估确实在上升,这也让塞尔维亚提高了自己所需动用的军力水平。而从“一战”爆发后第一年的情况来看,即便奥匈帝国提升了预期的军力,但还是不足以战胜这个真的如沙皇所激励的一样在“像狮子一样战斗”的塞尔维亚。从这个例子也足以看出,错误的情报分析对于时局有着多么重要的影响。在当时充满了偏执心态的氛围中,想对所面临的威胁做出客观评估,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每天都看总参谋部的情报调查结果的沙皇,也对这些对奥匈帝国的错误评估信以为真,这就带来了极坏的影响。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俄国人为什么一直认为自己的全军动员是在奥匈帝国的全军动员之后才进行的了。这也是为什么俄国像所有被卷入这场危机中的人一样,声称自己是迫不得已、背水一战了。

上一篇:seo blog:发往巴黎和伦敦的电报
下一篇:飞鸟排名:跃入黑暗

七天网络温馨提醒:三明地图的这篇相关文章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错误的情况!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网络的SEO小编强,三明地图这篇文章仅供参考,欢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评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您在留言区留言,还望给位不吝指正,谢谢!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三明地图”的信息,欢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详细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