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萝石山房文钞

  读左公事迹,有些问题挥之不去。像他这样的人和事,出现在蓬勃、向上、昌明的国度,不难解释,因为信心饱满、信念坚定,精神容易强大、劲拔。但是,左懋第却置身江河日下、千疮百孔、穷途末路的明末。这是“明代苏武”与“汉代苏武”最大和最重要的不同。他展示的精神,无论质地与分量都与苏武相当,而不逊色;但我能够了解苏武之能如此,却不甚明了左懋第是怎样做到的。孔子好几次谈到“邦无道”情形下,个人可取的态度。一次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93]一次说:“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94]孙同逊,朱熹注曰:“危,高峻也。孙,卑顺也。”还有一次说:“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95]卷是柔软、收拢,怀是怀藏。——即依先师之见,当着明末那样黑暗的政治,刑政纪纲俱紊,如果知难而退、明哲保身,也不算品格有亏。显然,左懋第的行为大大超出了一般的道德高度,甚至超出了时代对他的要求。
 
  《萝石山房文钞》四卷,由李清在左懋第死后编就,但直至乾隆末年方由左氏后人印行。李清在跋文中,讲述了动念编此书的经过,“发椟中藏书⋯⋯忽见公集,为潸然出涕,独念公精忠大节,争光日月,所谓真铁汉非耶,哭近妇人矣。”
 
  载乾隆刻本《左懋第剩稿》卷首,书成于乾隆癸丑年(1794)。先是左懋第、刘宗周等前明忠臣于乾隆四十年得旨褒谥,左氏后人才敢将私藏的《奉使不屈疏》等文,收录于书中。
 
  他应该是想证明什么。在总共八个月、长达二百多天的过程中,面对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的满清征服者,他全身挺直,目光炯炯,未尝稍懈。他应该是把自己视为明朝的代表,以至中国历史和精神的代表,进行一番“中国有人”、“中国精神犹存”的证明。可惜得承认,他什么也证明不了。他的努力,在腐朽、土崩瓦解、溃不成军的朝廷衬托下,那么无力,可谓惨败。但在个人层面,他做出了极其强大、堪称壮丽的证明——我完全无法从脑际抹去那个行刑前在他面前“跪泣不止”的刽子手的形象。左懋第征服了每个人,甚至多尔衮和以后的乾隆皇帝。而这力量从深层看,确实又并不仅与个人相关,确实是“中国历史和精神”的证明。倘若如此,最终,左懋第可称“赍志以终”;血,还是没有白流。
 
  乾隆四十年,乾隆皇帝批准表彰明朝忠臣,左懋第在其内;大学士舒赫德、于敏中奉旨集议,做出的评介是:“仗节难挠,蹈死不悔出疆之义,无愧全贞。”乾隆据此赐谥“忠贞”。[96]这样,左氏族裔才敢将私藏多年的左懋第文稿,成册刻行,凡四卷;左公诗文幸赖以存,否则,恐怕早就毁佚无多。
 
  之前康熙间,前任弘光朝大理寺丞并与左懋第相厚的李清,私下辑成《萝石山房文钞》。他为文集写了感人的跋,叙述已在耄耋之年的他,如何于旧藏之中翻检出左氏作品,读之,“潸然出涕”,“念公精忠大节,争光日月,所谓真铁汉非耶!”那场痛哭,李清自己形容“哭近妇人矣”。收起泪水,他决心忍着老年的“目痛”,将所存左氏之作汇编成书。他最后写道:
 
  公死予生,呜呼愧矣!因跋数语,非徒志感,且志愧云。[97]
 
  李清的“愧”,除了他自己,也属于整整一个时代。

上一篇:医院网站推广:左懋第列传2
下一篇:594站长网:史可法 抛骨竟无家

七天网络温馨提醒:一枝独秀的这篇相关文章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错误的情况!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网络的SEO小编强,一枝独秀这篇文章仅供参考,欢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评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您在留言区留言,还望给位不吝指正,谢谢!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一枝独秀”的信息,欢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详细的内容!